当前位置:中国生活都市网 >> 看科技 >> 文章正文

快递行业泄露个人信息调查:“内鬼”分批转移 网点直接取运单

发布于:2020-11-20 被浏览:42次

童渊快递的“幽灵”参与泄露40万条快递客户信息,这可能只是快递行业的冰山一角。

据《www.thepaper.cn日报》连日调查,童渊并不是唯一一个涉及快递用户信息泄露的国家。网上有一个销售快递用户信息的“黑产品”链,可能涉及申通、德邦、EMS(邮政快递)、大云等多家快递公司。

在销售快递信息的链条中,不仅有专门做这一行的“号码贩子”,还有做代购的代理商,为商家送货的快递网点工作人员,甚至还有快递公司的“内鬼”,比如快递员,自称是管理号的工作人员。快递客户的姓名、地址、电话等大量信息在网上打包出售,每件商品的价格从0.8元到10元不等。其中一些可以一次销售数万件商品,甚至可以提供特定地区快递客户的信息。

另一些人声称在邮政系统工作,管理“转移订单号”,可以在当天的快递中获得大量信息。“一天几千没问题”。一些销售信息在快递员拿走包裹后不到2小时就被盗了。

根据一些公开信息,记者发现,这些被贩运的快递信息最终流向了从事欺诈活动的犯罪分子,为他们的欺诈活动提供了信息支持。

北京安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王芯蕊表示,个人信息被泄露的用户有权要求收集其个人信息的快递公司删除其个人信息。如果他们因个人信息泄露而受到损害,他们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损害赔偿。

代购、网点、“内鬼”,信息漏洞无处不在

由于疫情原因,QQ用户“邵庄”的国际代购业务并不好做。他转向了销售用户快递信息的“生意”:在网上发帖,包装出售原用户快递信息,每条80美分。

《邵庄》表示,现在还不是国际采购,否则可以获得30万条

11月17日下午,“邵庄”以210元的价格向记者提供了261条快递信息。邵庄从工作邮箱中“剥离”了这些信息,并在文档中进行了整理。姓名、联系信息和地址列在三列中。“邵庄”看出了记者的意图,然后问他能不能“吃掉”几万份名单。他声称自己至少有12,000条快递信息出售。

很快,他发来了第二批1287快递消息,声称是他的十分之一资源。同样,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快递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号码和地址,这些信息可能准确到房间号码。“邵庄”说,信息是客户下单后留下的,是真实的。

QQ用户“邵庄”发来的1287快件号称是手里资源的十分之一。同样,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快递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号码和地址,这些信息可能准确到房间号码。

为了验证真实性,记者随机拨打了山东淄博毕女士的一个电话,发现表格中所列信息完全准确。毕女士回忆说,她以前确实找人在国外买东西,但没想到信息会被泄露。另一位名叫顾的女士,她的快递信息被泄露了,在与记者核实信息无误后,她感到很惊讶。

从下单开始,物流各方面的人员,如商家、电商平台、快递公司、快递员等,就掌握了用户的快递信息,信息泄露的来源往往来自这些方面。

给商家送快递的网点工作人员,也可以利用便利,将快递信息整理打包出售牟利。

昵称为“主持浅薄言论”的QQ用户表示,他们专门在JD.COM、淘宝、品多多等平台上为“计费”商家发送“小礼品”快递,涉及申通、童渊、大云等。虽然我做这一行时间不长,但是我积累了上千条“计费”用户快递消息。“没有规定怎么处理,发货后放在后台。”它叫做。

记者花了85元钱从用户那里购买了121条快递信息,所有用户都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刷卡”。其中一位用户赵女士告诉记者,他之前在拼多多“刷卡”,单子上的信息显示正确。

各种“人贩子”也活跃在互联网的各个社区角落,寻找合适的客户。

微信上昵称为“专业订单制作”的“号码贩子”告诉记者,他手头有大量快递用户订单,可以通过快递公司内部人员查询订单对应的快递信息,以及每个用户信息的10元钱。“我得给快递公司‘内部人员’钱。”看到记者的还价,他解释说自己的订单号是正品,不是那些“空包,假物流”,只是订单号,没有其他信息。

为了证明自己“资源素质高”,他说自己的快递信息配有运单号,可以根据需要“定制”。“需要哪个城市哪个快递,我帮你找”。

记者花了100元从上海买了10张快递单。“专业制单”以图片形式快速发送了10条投递地址在上海的“德邦快递”信息,包括快递单号、投递地址、收件人、联系方式等要素。

记者在微信上花了100元从昵称为“专业订单制作”的“第一人贩子”那里购买了10张上海快递订单。“专业制单”以图片形式快速发送了10条投递地址在上海的“德邦快递”信息,包括快递单号、投递地址、收件人、联系方式等要素。

查询这10个订单的快递单号,记者发现快递是由天津管辖的南开、宝坻、武清、西青、北辰德邦快递网点发出的,时间在今年4月13日左右。

记者拨通电话查看信息后,收件人蔡女士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人贩子”表示,只要客户想要资源,就可以在市场上找到快递公司的常见订单信息。“这样做的风险也很大。现在有些‘圈内人’不敢接手,但总有‘不怕死’的。”它叫做。

记者用关键词“卖快递”搜索,发现百度贴吧、QQ、豆瓣等平台上有很多“卖快递信息”的在线帖子。几乎每一篇网上帖子都有其他用户留言说要“资源”,也有一些用户选择留下联系方式或者直接发私信。在百度贴吧中,一些在线帖子直接发到“快递吧、童渊快递吧、童渊快递吧、快递吧、客服吧”等高度相关的社区。

记者用关键词“卖快递单”搜索,发现百度贴吧、QQ、豆瓣等平台上有很多发布“卖”快递信息的在线帖子

在百度贴吧中,一些“收发”快递信息的帖子直接发送到“快递吧、童渊快递吧、童渊快递吧、快递吧、客服吧”等高度相关的社区。

几乎每个网文帖都有其他用户说要“资源”,有的用户选择留下联系方式或者直接发私信。

偷拍运单,批量调取,“内鬼”称每天千条信息唾手可得

在“童渊快递40万快递用户信息泄露事件”中,快递公司的“内鬼”充当了信息窃贼的角色。

11月17日,童渊快报称“涉嫌关联网点员工个人与外部犯罪分子勾结,利用员工账户和第三方非法工具窃取运单信息,导致信息泄露。”然而,童渊的回应并没有明确指出“内鬼”泄露的快递用户信息的规模和销量。

事实上,这不是童渊第一次泄露用户信息。据媒体报道,2013年10月,网上有近百万条童渊快递个人信息,单号数据24小时刷新;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有人利用爬虫软件从童渊公司网站非法窃取公司快递信息,获利100万元。

今年11月4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警方发表文章,披露了另一起快递公司“内鬼”案。今年8月,我局接到邯郸某快递公司报警,发现快递公司内部有人泄露内部系统查询登录账号,将账号信息租给邢台沙河市男子张,每天400到500元不等。张与高多次公布购买和租用快递查询系统账号的信息,并将获得的账号信息以每天1000元的价格出售给河南人马。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除童渊外,市场上其他快递公司也存在“内鬼”参与销售快递用户信息的现象。

张萍(化名)在江西省宜春市原州区一家快递网点负责辖区内的包裹投递。据他说,每天投递包裹的数量约为300个,一个月的快递数据可以保存在投递系统中。

11月17日晚10点,记者按照每条1.5元的价格,从其购买了100条快递短信,11月17日。张萍通过拍照的方式,从网点给记者发了100张包裹运单,其中包括收件人和发件人的信息,有的直接注明包裹里是什么货物。

在江西省宜春市原州区申通快递的一个快递网点,张萍通过拍照的方式给记者发了100份包裹运单。与上面提到的一些“卖家”不同,她直接拍下了快递运单页面的照片,里面包含了收件人和发件人双方的信息,有的还直接注明了包裹里的货物是什么,信息要素更加完整。

根据随机输入的其中一个快递单号,快递是17号下午5点半签收的,也就是说只过了4个小时,快递用户的信息就被下午送快递的快递员在网上卖了。

自称在绰号“初冬微寒”的申通快递工作的QQ用户表示,可以根据需要指定搜索特定区域的快递用户信息。18日下午,记者从南通、江苏、杭州、浙江、江苏苏州等地以每条3元的价格购买了90条申通快递用户信息。

其中,苏州申通快递用户吴先生告诉记者,他确实在11月16日发了一张申通快递,但收件人没有收到。另一位来自杭州的申通快递用户方女士说,她前几天收到了一个来自安徽的快递包裹,但她选择在18日下午拒收,不知道这几天信息是在哪个环节泄露的。

一位昵称为“-”的QQ用户告诉记者,他在邮政系统工作,负责“转账订单号”,可以获得大量快递用户信息。“我这边很安全,每天上千没问题”。他说前期每天可以交易一百条,过几天熟了可以买更多。但是,你想买“货”,需要提前说,他只能下午6点以后送。“白天同事都在,人太多了。”。

”——“说他在邮政负责“调整订单号”,信息真实可查。第一笔交易后,记者随机输入了5个订单号,显示所有这些快递都是在18日下午4点56分左右被邮政快递员提取的。这意味着在快递员拿走包裹后不到2小时,快递员收件人的信息就被泄露了

11月18日下午6时25分,记者以每条1.5元的价格,购买了100条邮政用户信息,全部来自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说这些数据是他和同事在电脑前转的,是当天的快递,可以查单号核实。记者随机输入了5个订单号,显示所有这些快递都是在18日下午4点56分左右被邮政快递员提取的。这意味着在快递员拿走包裹后不到2小时,快递收件人的信息就已经泄露了。

自称在邮政系统工作的QQ用户,绰号“-”,以每条1.5元的价格卖给记者1700条邮政用户信息。

11月19日下午,“-”又给记者发了1600快递用户信息。查询邮政订单号,发现这些快件订单也是18日下午发出的。

除了《The Paper》记者的调查外,快递公司“内鬼”泄露的用户信息细节之前也曾多次出现在警方公告和法院文件中。

2018年5月,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及公民信息公开的案件。这种情况下,SF员工是信息披露的主体,快递代理、文化公司、失业人员、诈骗犯罪分子等。参与其中。他们利用微信、QQ等软件平台,出售、提供、非法获取和“出售”包括顺丰号、面单在内的公民个人信息。法院判决宣布了19人的判决,其中包括11名SF员工。

此案查获涉嫌泄露公民个人信息1000多万条,涉及交易200多万元,还查获涉及全国20多个省市的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网络群。

推销假保健品、谎称订单出问题,泄露的信息成诈骗“鱼料”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除了一些人“卖”快递信息外,还有一些人专门“收”高价信息。

昵称为“民”的QQ用户联系记者,称购买“桂龙软膏、一黄通络胶囊”等保健品需要大量快递用户信息,声称用其打电话回电,推销自己的产品。当被问及是否会从事“诈骗”等非法活动时,对方予以否认。

记者梳理了多份公开文件、警方公告、媒体报道,发现快递用户信息被泄露出售后,会流入诈骗者手中,为其诈骗活动提供信息支持。

在邯郸市永年区警方披露的上述案件中,快递企业的系统账户被卖给了“骗子”,用于查询公民的个人信息。在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顺丰“内鬼”销售快递用户信息一案中,据荆州市公安局称,一份完整的快递单号信息最高可以卖到10元。在被捕的犯罪嫌疑人中,已经发现一些人实施了电信欺诈。"他们通过出售假冒伪劣保健品、出售假收藏品或退回收藏品进行诈骗."

根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另一起案件,自2016年4月起,张峰(化名)在QQ群做广告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然后用QQ号联系公民个人信息卖家,以每条2-3元的价格购买了2330条公民个人信息。之后,张峰出售了所购买的包含买方名称、电话号码、商品名称、交货地址、快递订单等信息资料。他的QQ号以每件1-2元的价格卖给了从事网络诈骗的“下一个家”客户,赚取差价并获利12000元。

另一项刑事裁决披露了犯罪分子利用非法获取的快递用户信息进行欺诈的过程。

一项公开的刑事裁决揭示了犯罪分子利用非法获得的明示用户信息进行欺诈的过程。

从2017年2月15日起,莱文(化名)等人从“第商家”通过QQ,包括姓名、电话号码、地址、信息等。此后,莱文利用电脑、手机等工具向网上购物者谎称其订单的物流存在问题,并需要从“蚂蚁借贷”、“分期付款”和“微信贷款”等支付宝平台操作退款,从而诈骗了他们。

黑名单、高罚款、拟立法,如何堵住信息“漏洞”

国家邮政局最新监测数据显示,我国快递年业务量已超过700亿件,国内快递行业从业人员已超过300万人。

然而,随着快递业务的不断增长,快递用户不时暴露的信息泄露事件就像“炸弹”,让公众担心个人信息安全。近年来,如何在立法、监管和技术上牵线搭桥,堵住信息泄露的缺口,成为讨论的话题。

2016年以来,国内70家大型快递物流企业联合建立了快递物流“黑名单”查询系统,将盗窃快递邮件、泄露客户信息、倒卖客户信息等12种违法行为列入黑名单。参与快递物流企业“黑名单”系统的企业承诺5年内不使用“黑名单”上的快递员。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递分会副会长徐勇透露,自该系统5年前建立以来,共有2.7万名快递从业人员被列入黑名单。近两年来,快递物流企业的违法行为下降了95%以上。

在制度层面,2018年5月1日,中国首个专门针对快递行业的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正式生效。《条例》规定,从事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员工不得出售、披露或者非法提供在快递服务过程中知悉的用户信息。情节严重的,最高罚款10万元。

2010年10月21日,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征求意见。草案第六十二条提出,违反规定处理个人信息,或者未按照规定采取必要的安全保护措施的,由有关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给予警告;拒不改正的,处以一百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吊销相关营业执照或者营业执照,并对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1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

北京安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王芯蕊认为,出售快递用户个人信息的“网民”和购买个人信息的人违反了《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中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尚未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个人信息被泄露的用户有权要求收集其个人信息的快递公司删除其个人信息。如果他们因个人信息泄露而受到损害,可以向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

他指出,非法出售或者非法获取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标签: 快递 信息 圆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