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生活都市网 >> 谈教育 >> 文章正文

网络教育的鲶鱼“肥而不均”

发布于:2020-11-20 被浏览:105次

来自媒体的技术/花椰菜

今年是网络教育最丰收的一年。艾瑞咨询(iResearch)发布的《2020Q12020Q2e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发布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约为4003.8亿元,同比增长24.1%。

就连教育领域从未曝光过的企业字节跳动,也不愿意放过别人,把自己所有与教育相关的产品和业务一个个整合起来,以全新的品牌进入市场。

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疫情的影响,使得网上上课几乎成了每个学生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这也是第一次大范围打破网络直播与知识的壁垒,今年的网络教育已经从供求关系上起飞。

诚然,疫情是网络教育的催化剂,但疫情的影响只是时代的先导和契机。有机会就要有硬抓的力量。真正让网络教育抓住这个机遇的,是其根植于教育“第四矛盾”的社会需求。

当代教育的四大矛盾

以往的教育活动主要有三大矛盾,即学生之间的矛盾、学生与教师(学校)之间的矛盾、学生与家长之间的矛盾。

学生之间的矛盾就是学校里的社交网络。一个人的教育生涯,总会和他的教育环境有关,包括志同道合的学生,志同道合的朋友,属于青春的涩涩的情绪和暧昧,甚至校园里严重的欺凌。

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们见过太多与朱者赤和墨西哥亲近的朝气蓬勃、堕落堕落的人,比如带着年少的爱步入高等教育的美好,被情感摧残的残酷,还有无数因为校园欺凌而毁掉一个孩子的案例。

作为一个占用学生大部分日常活动时间的校园环境,学生之间的矛盾必须在教育活动中得到妥善处理,这是许多教育活动中的第一矛盾。

学生和老师(学校)的矛盾比较好理解。俗话说,一流的老师是朋友,二流的老师是严格的爸爸/妈妈,三流的老师是做企业管理的。教师作为知识的主要输出者和学生成长道路上的价值导向者,在教育活动中对骨干保持中立。

从受教育者的角度来看,教师除了“好或坏”之外,往往还有“严厉、幽默、平易近人”等主观的沟通评价,这与古代教师严格的管理者与管理者的关系是不同的。当代教师以更个人化的方式传授知识,这种风格的差异可能是因为它与学生的矛盾更多。

喜欢一个老师,会更认真的听他讲课,不喜欢,会相对弱化。这是教育活动中常见的主观因素。因此,除了教师在自己的教育知识中保留的技能之外,如何调动每个学生,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处理与学生的矛盾也是一项必要的技能。

在这个时代,学生和家长的矛盾尤为特殊。以前对青春更叛逆。另外,学生接触外界信息的渠道有限,更容易接受父母价值观的传递。现在的学生处于网络时代的信息洪流中,自我意识比以前更强,更敏感。

但是有些家长适应不了新时代的学生思维,依然互相关心,只是一味的把学业压力转嫁给孩子。期待成龙,期待女性成功的思维,与当代年轻人自我价值的实现发生碰撞,更容易滋生消极的抵触情绪。

2019年4月,中国青年研究中心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合作,开展了青少年心理健康专题调查。调查显示,近30%的成年人有抑郁风险,超过一半的人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问题。其中,88.7%的中学生在学业问题上压力较大。

这三个矛盾在教育活动中一直存在,不同时期侧重点不同,很多教育活动都是以此为核心开展的,比如促进亲子关系和谐的夏令营活动、师生合作娱乐、保护孩子不受侵害的公益监督等。孕育了许多商业产品和服务。

网络教育扎根的土壤不是上述三大传统教育矛盾,而是当代教育活动的第四大矛盾————学校与家长的矛盾。

基于第四矛盾的网络教育

以前除了少数意外,管理不均,家长素质等个别问题,学校和家长都是站在一边的,因为双方利益一致。毕竟,最终目的是在教育活动中培养更好的学生。

然而,这个职位在当代教育中被“分配到任务”。在上一代学生的观念中,“父母指导”一词往往只出现在家庭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员的个人范围内。大多数家长在教育活动中往往充当“签名”,很难直接参与教育活动。

这也是为什么上一代的父母普遍教育水平低,而现在的年轻父母大多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在这种环境的文化普及的基础上,当代教育将家庭和学校结合在一起,将一部分学习过程分配给家庭一方,家庭在儿童教育活动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各种各样的活动,如家长小组、家庭作业、亲子手工等,已经成为当今家长的“必修课”。虽然这些活动的初衷是为了考虑孩子的全面发展,但实际行动不仅带来积极的好处,还会引起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冲突。

我们处于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虽然很多父母有能力帮助孩子,但他们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帮助孩子。当他们忙了一天回到家,他们不仅要洗衣服和做饭,还要关注父母的任务,帮助孩子做作业。

这很容易引起父母的反感。小时候学校负责这些内容,现在都推给家长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越来越明显。不久前,人民日报一篇名为《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的文章引起轰动,展现了第四次家长与学校的教育矛盾。

但这些见多识广的家长也知道这样做确实有利于孩子的学习和成长,使得这种矛盾没有上升到社会激化的程度,如何缓解这种矛盾成为网络教育生根发芽的沃土。

除了新东方、好未来等传统教育机构品牌外,现在最热门的网络教育市场是猿类咨询和作业帮助。回顾他们的起步历史,猿辅导的起点是猿题库和猿搜索,作业帮助更直接,顾名思义就是垂直于作业辅导。

本质上,这是通过全新的在线教育服务,将家长在教育活动中的那部分“任务”外包出去,既能减轻家长除了工作和生活以外的负担,又能保证孩子全面发展成长,跟上学校的工作进度。

所以,网络教育的爆发表面上是疫情的原因,但实际上其快速成长的核心是把握交易市场的新兴需求,成为缓解学校与家长矛盾的鲶鱼。

需求是一切商业活动的基础,即使没有这场疫情的推动,网络教育的兴起也只是时间问题。这场疫情除了加速了网络教育产业的发展,也暴露了网络教育的一些弊端,如教育硬件的不平等。

在线教育的新硬件“不平等”

事实上,在线教育本身就打破了传统线下教育资源的不平等,在线内容的传播模式使得即使在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地区也有可能获得像一线城市那样的内容资源。然而,在这一突破之后,网络教育似乎成了一部勇者变恶龙的戏剧,导致了今天的硬件不平等。

早在1988年,哈佛大学的威尔史密斯教授就提出了在线教育的想法,但这项活动是在移动互联网全面普及后登陆中国的,这意味着无论是之前的基于课程的在线教育,还是现在的辅助在线教育,硬件基础都是其生存的前提。

硬件有一个购买力门槛,这个门槛涉及到屏幕带来的视觉冲击。在非垂直产品中,PC到平板,再到手机是一个流行的选择顺序。

以疫情期间的平板数据为例,根据《IDC中国季度平板市场跟踪报告》的数据,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学生对网络教育刚性需求的影响,消费市场的出货量在第一季度大幅下降,出货量约为310万台,同比下降24.6%。

这是由于产能的影响。疫情期间难以复工。仅靠库存很难支撑快速爆发的市场需求。需求大,产能小,是典型的卖方市场。所以价格上涨,让很多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无力支付。当时,许多家里没有平板电脑或PC储备的父母报告说,他们都让孩子用手机看在线课程,以免视力受损。

除了在线教育内容的发展,在线教育硬件的轨道也越来越拥挤,点读笔、学习平板、错题打印机等产品层出不穷。除了BBK、网易等老牌企业之外,小米、字节跳动也进入了游戏。

这也意味着网络教育门槛的不断提高,对企业来说自然是好事,可以带来新的利润实现点。但是,它进一步加剧了社会上教育资源的不平等,使网络教育打破的时间和地点上的教育不平等时代演变为硬件工具上的新“不平等”。

事实上,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网络教育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天眼查APP的数据显示,无论是今年6月底完成E轮融资、年增长率超过400%的作业帮,还是刚刚过去的10月份实现G轮融资、估值155亿美元的ape辅导,都代表着网络教育行业在资本市场的青睐。

但是,教育行业本身并不是一个纯粹盈利的行业,它有一种具有社会意义的自然价值。这个社会意义不在于推动了多少GDP,还在于帮助学生,缓解家长和学校的矛盾。是一种接近公益的社会意义属性。

但是,具有这种社会意义属性的行业,各有利弊。缺点在于它在发展过程中不能只追求利益。优势在于这个行业往往有坚实的需求基础,口碑上有“自来水”属性,更容易在营销推广中获得正能量传递。

我们必须知道,今天的在线教育行业严重依赖营销竞争。媒体报道的在线教育企业有四家,分别是思勉家教、学习与思考在线学校、作业帮助、学谁。这个暑假的营销预算分别是15亿元、12亿元、10亿元、8亿元,获得客户的成本非常高。

那么,如果将这笔支出嫁接到硬件成本上,开发垂直的在线教育产品,降低具有垂直功能的硬件门槛,甚至将一些二手电子商务平台链接起来,进行更大范围的产品赋能和重用,可能就是未来在线教育的机会。

所以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要想走向下一个阶段,就不再依赖于窗口和机会,而是依赖于教育的属性,教育的平等性,教育硬件的普及性。这是网上能做的最大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