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生活都市网 >> 聊热门 >> 文章正文

王书金的案子今天被重审 西郊玉米田一案仍未被检方认可 律师说这是“没有谋杀的案件”

发布于:2020-11-21 被浏览:115次

11月20日中午,庭审结束后,王书金辩护律师朱爱民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外接受媒体采访。

我们的记者/徐天

11月20日上午9时,备受关注的王书金案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此前,经过七年的死刑复核,该案被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今天的审判只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法院将于11月24日上午10点宣布对王书金的判决。

庭审结束后,王书金辩护律师朱爱民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外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他说,虽然王书金的血糖有点高,但他在今天的审判中情绪稳定,他也对将他送回重审有一定的期望。

“他的态度和过去一样,他还是希望自己供认的所有犯罪行为都能够被认定,包括张某某案、康某某案。”朱爱民表示,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仍围绕石家庄西郊玉米田康某某案,即聂树斌与王书金案。在此次再审中,该案仍未纳入起诉范围,但被告人王书金和辩护律师朱爱民都主动在法庭上提起该案,希望得到认定。

然而,朱爱民并不看好最终的审判结果,尤其是石家庄西郊玉米田案的判决。他说,如果西郊玉米地一案在此判决中仍未确定,王书金将提出上诉。

两起不被认定的杀人案

王书金一案之所以受到外界关注,是因为他在2005年1月被捕后,供认了多起强奸杀人案,其中一起发生在1994年石家庄西郊的玉米田,案件已经告破,“凶手”聂树斌于1995年被处决。“两个杀人犯一案”的情况引起轩然大波。2016年,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被告人聂树斌无罪。

王书金的情况也非常曲折。在一审和二审中,石家庄西郊玉米田案成为审理的焦点。王书金坚称自己是这起案件的凶手,检方和法庭都不承认是他干的。2013年二审结束后,该案进入了为期七年的死刑复核。直到本月9日,最高法才批准死刑判决,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最高法在裁定中指出,涉嫌强奸、杀害被害人张的犯罪事实,此前未经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法院认定,现已有新的证据,需要重新审理和判决。

根据王书金的供词,他强奸并杀害了四个人,另一个人在强奸后没有杀人。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中,仅认定王书金强奸并杀害两人,强奸后企图杀害一人,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不承认的两个案件是康某某案和张某某案。康某某是聂望案“一案两凶手”的受害者。

受害者家属提72万民事赔偿

最高法院判决中指出的张博一案,是另一个尚未认定的案件,即张谋芬案。当时法院认为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时指出,尽管检方提供了王书金的供述和鉴定笔录、现场调查资料、尸检报告、物证检验报告、证人王某某的证言和鉴定笔录等证据,但在当庭提供的证据中,公安部的物证检验并未检测出挖出骨骼的DNA序列,缺乏鉴定骨骼的客观证据。此外,验尸报告也未能确定尸体的长度、性别、死亡时间

据了解,去年11月,张某粉亲属委托律师,要求重新鉴定。当时的律师郑天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5月,公安机关口头告知张某某的亲属有鉴定结果,确认骨架是张某某。受害者和关注此案的人已致函最高法院,要求暂停王书金的死刑复核,并重审此案。鉴定结果也由公安机关通过相关程序提交法院。

今天早上,张某粉儿子的代理律师胡胜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受害人的亲属希望此案在此次再审中得到确认,并提出了72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要求。

朱爱民介绍说,审判期间,王书金向张某芬的家人道歉,并表示愿意赔偿。但是到底应该怎么赔偿,赔偿多少,还是要等法院判决。

庭审焦点仍然是西郊玉米地案

朱爱民介绍说,此次再审的合议庭成员,包括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和副庭长,都是比较有权力的。在审判之前,朱爱民获得了四份新的档案,这些档案是关于2005年3月和4月对王书金案件的调查。此前,这些证据已被纳入聂案的相关卷宗,并非新证据,已在法庭上作证。

在审判过程中,公诉人问王书金有多少人被杀,他在这里提到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件。由于该案仍未纳入起诉范围,该案成为审判中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2013年王案二审时一样,检方仍称不是本案凶手,称应对此案负责。

据了解,该案将于11月24日上午10时宣判。至于案件的审理结果,朱爱民预测张某某案会得到承认,但西郊玉米田的康某某案仍不会得到承认。"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案件中的两个杀人犯最终可能成为一个没有谋杀的案件."朱爱民说,如果西郊玉米地一案在这一判决中仍未确定,王书金将提出上诉。

标签: 邯郸 张某 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