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生活都市网 >> 聊热门 >> 文章正文

争议中的江秋莲:我不想为自己而活 我只是一个自私的母亲

发布于:2020-11-20 被浏览:103次

江秋莲也渴望陪伴。自称作家的青岛人王娜在2018年初以记录她的故事为由与江秋莲联系。当时,王娜陪着无路可走的江秋莲去京沪找律师。姜秋莲晚上经常失眠,王娜会和她聊天。打电话给她要一两个小时。不到半年后,王娜开始向姜秋莲借钱,理由是银行贷款到期,需要借钱周转。当时江秋莲有网友捐款。现在,姜秋莲已经靠向朋友借钱生活了一年多。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韩谦

编辑/施爱华

江歌走后,江秋莲的人生一直围绕“打官司”转向摄影/韩谦

江歌出生后,在江秋莲的一生中,第一个成为江歌,然后是父母,最后是自己。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的公寓被杀。凶手是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事故发生后,江秋莲将新注册的所有社交账号命名为“江歌妈妈”,这是她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标签。

为女儿讨回公道,成了江秋莲一生中唯一重要的事情。陈世峰在日本被判刑20年后,江秋莲继续起诉刘鑫和那些在网上侮辱和诽谤这对母女的人。

江秋莲成了备受争议的“受害者”。她曾公开发表过一份文件,揭露刘鑫及其父母的姓名、手机号码等隐私信息;面对一些网友的低俗辱骂,她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了反击。有些人认为她粗鲁、偏执、无理取闹。在江秋莲自己看来,她只是一个真实的人。她会继续对这些人固执,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江歌。"如果有人这样做,他们必须为此负责。"。

11月20日是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的第二次预审会议。昨晚,她一夜没睡。她没有参加预审会议,因为她担心自己在现场无法养活自己。有人问她案子结束后会不会开始自己的生活。江秋莲说她不想为自己而活,“我只是一个自私的母亲”。

有一次,有网友在评论里劝她放下心来,开始新的生活。她知道网友也是善良的,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用强硬的语气回击。“如果我想放手,就让我死吧。你还劝?”

网友起诉失败,江秋莲连夜从南平回到青岛

“歌儿在,我这辈子都不会认识这里”

11月10日,青岛黎明时分,江秋莲第二次启程前往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区法院。

她约了5: 45搭车去赶早上8: 10起飞的航班,是最便宜的,单程274元。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她将抵达距离家乡青岛即墨市1300公里的福州,然后转机到南平。

对于江秋莲来说,这是一个“有歌,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城市。

今年8月,江秋莲第一次来到南平建瓯法院,提交了关于建瓯网友林侮辱诽谤自己和江歌的刑事自诉及证据材料。自2018年以来,该网友两年间发表了数百条微博,发表了对江歌的侮辱性言论,称江秋莲是“网络黑社会头目”,靠江歌的死赚钱。

一个多月后,姜秋莲接到了负责立案庭的严法官的电话,口头答复说,由于她在即墨法院提交材料后没有立案,建瓯法院也不会立案。江秋莲要求建瓯法院出具不予立案的裁定。严法官的语气总是含糊不清。她向建瓯法院监察室报案,得到的答复是“据说请示上级很麻烦”。至于“麻烦”是什么意思,她一直没有解释。

江秋莲不甘心,决定去建瓯声明。她收集了刑事自诉的相关法律法规,一一列举。其中,a 《最高法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问题的规定》指出,不提起自诉案件,应当出具书面裁定,并说明理由。江秋莲听不懂。“既然法律规定了不立案就要出具裁定书,为什么建业法院不能按照规定办?”

江歌走后的四年里,江秋莲似乎一刻也没有松口,总是围绕着“上朝”转。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公寓被杀。凶手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次年11月,一家视频媒体发布了江秋莲与刘鑫在案发294天后初次见面的对话。此后,关于江秋莲的舆论并未平息。

视频报道发布时,江秋莲正准备在东京请愿陈世峰死刑。”这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尴尬。只知道有人一直加我微信,微博粉丝几十个

标签: 建瓯 法院 都是